我只是想發洩

按讚加入粉絲團

以下單純是篇發洩文。因為是發洩,所以內容含有髒話等字眼,不喜者,請慎入,謝謝大家的配合!

其實12月中開始,我晚上跑去打工了,選擇了時薪不低的工作─酒促小姐,我推銷的是青島啤酒。晚上基本上都在海產攤站點做促銷,時間是3-6小時不一定,主要要看你去的是不是大點,店家生意好的話,通常時間也會比較長。後來實在是因為兼差太累,所以我只做到一月底就結束了。酒促的生活其實扣掉奧客的話還蠻有趣的,也算是個經驗,以後有機會再來寫寫酒促的趣事。
 
2月對我來說應該是酒促結束之後輕鬆的一個月。偏偏2月的第一個星期就像鬼打牆一樣的倒楣。我2/2參加酒促的尾牙,掉了我最愛的小相機,現在連找回來的機會都沒有,心情一整個失落。
 
我今年有擔任公司福委的工作,基本上這工作已經是鳥事不斷,我就不想贅述了。偏偏我打算買個我講很久的馬甲來穿,也可以吵的沸沸揚揚。
 
原本只有少數幾個朋友知道我打算穿馬甲去參加尾牙,不知道為什麼,搞到全世界都知道。尾牙當天上班〈2/5〉,從我踏進公司,我一直聽到同一個問題─『妳的馬甲咧?』連去上個廁所都會有人圍過來想檢查我有沒有穿,是怎樣?只是個馬甲,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嗎?而且,我說了我會穿,我就一定會穿。搞的我上班時間被問到煩,一整個要失去了耐心〈雖然我本來就沒什麼耐心〉。
 
當天到尾牙會場,因為我是福委,其實我很少有機會坐在位置上吃東西,都是找機會隨便扒個兩口東西又要到台前幫忙。為了不要太招搖,其實我外面還有穿一件合身的tee,畢竟我是要去幫忙的,沒必要這麼招搖。
 
就在尾牙活動到達高朝〈我們董事長提供一萬美金來做抽獎〉,我只是上廁所回來就被一個其實根本就不熟的業務〈女〉拉住,一直要我脫掉上衣,因為她想看馬甲。我本來想打發她就跟她說:『好啊!妳紅酒ㄘㄞˊ罐我就脫啊!』她就說她剛剛已經喝了很多酒,不能再喝,所以她就說她找槍手來幫她喝,我想說無傷大雅就同意了,單純想說趕快把這件事情結束掉,我想回位置跟自己部門的同事吃吃喝喝。那個業務就把我拉去廠務部門,幹!廠務最大的本事就是會喝!一瓶紅酒沒三下就喝完了,我一向願賭服輸,我也脫掉外面的tee,只留下馬甲。那個業務馬上把我的tee拿走大喊:『衣服我不會還妳了,妳今天就穿這樣吧!』結果因為是在廠務那桌〈都是男生〉,一脫馬上引發騷動,根本沒人管說我們的董事長還在台上,一整個就是吵,我就知道我死定了。趕快打發掉他們之後我就快速的回到座位上,想說等風波平息之後再出來。
 
沒想到我才回去一下下,那個業務又跑來我這桌拉我,說什麼廠務那邊要她來找我過去,其實我不想過去,我也不想在尾牙上發火,但是我們這桌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,所以也是眼睜睜的看著我被拖走。
 
一到廠務那桌,馬上就有人起鬨,要其中一個男同事ㄘㄞˊ罐,只要他ㄘㄞˊ罐要我跟他擁抱。我本來只是坐著冷眼看著這個鬧劇,結果一位號稱八王爺的人闖進來,馬上把皮夾拿出來,很闊氣的從裡面掏出一千塊丟在我面前說:「好啦!一千塊給妳,妳跟他擁抱啦!」
 
幹!掏錢出來是把我當酒店小姐嗎?
 
其實當下整個情勢已經對我很不利了〈這根本就是羞辱〉,我又是孤軍奮戰的情況下,只能憑著直覺走。後來那個該ㄘㄞˊ罐的ㄘㄞˊ罐了,擁抱我也給了,我總算是可以脫離那個鬼地方。後來尾牙活動流程已經到了玩比大小的時候,我身為福委,所以得去當中線,分開押大押小的人。這時候,廠務的人又來找我,要我陪他們等下續攤去唱歌,幹!我當然不去,我根本就跟他們不熟。
 
好不容易挨到活動結束,大家都散場了,我才能跟自己部門的同事好好的拍照,只有這時候是開心的,其他的時間腦袋裡只有幹字。因為被這樣一鬧,我又黑掉了,上面的人覺得我是惹出事情的人。其實,我只是穿了件馬甲,不過就是個馬甲,到底是有什麼大不了的?幹!我真的不懂耶!
 
2/6是我們公司的戶外活動,大家一起去打漆彈。有前一天尾牙的經驗,這天我都好好的躲著廠務的人。因為他們一直想拉我過去喝酒。不知道是不是這週鳥事很多又不順,所以當我拿到槍,完全就是失去了人性,看到黑影就開槍。當天其實有下雨,整個泥濘地很划,為了往前線衝,我還滑倒受傷,手都腫起來。同事問說:『妳那麼拼幹麻?』我說當下我腦袋只想著『我不能輸!』。
 
一整天的漆彈活動下來,大家也都累了,因為當天是視同上班,所以下班時間也有一張簽到表讓大家簽到下班。本公司有位叫做黃姐的行政,專門負責管出缺勤,本次漆彈活動沒機會讓我打爆她的頭,是我最恨的事情。她平常在公司結怨不少,在此就不贅述她的事蹟了。但是當天漆彈結束,她帶頭來找我要簽到表說簽完就可以走了吧?我說:『簽完就可以走了?如果妳要負責,我就說是黃姐說了算。』她聽到就退縮了一下說:『啊~不然先讓大家簽嘛!到時候說可以走再走。』
 
幹!我才不相信妳咧!
 
後來確定簽名之後就可以離開,我們這位偉大的黃姐,管出缺勤的黃姐,馬上衝第一個要簽名。簽完還跟我說:『這張給大家簽完之後,星期一再拿給我做銷假,我先走了,掰掰!』
 
幹!妳自己負責出缺勤的人,自己不等大家簽完就跑。幹!妳平常不是很愛管打卡鐘嗎?我不過就是個小小的福委,到底是為什麼要替妳等這張該死的簽到表,然後還替妳保管?幹!妳要不要臉啊?
 
因為這一陣子鳥事很多,我心情一直不能好轉,我也不管這簽到的人排了多長,我火大馬上就跟另外一個福委ㄍㄧㄠˇ起來,已經是ㄍㄧㄠˇ到六親不認的地步。就在這時候,一個不認識的同事簽完名,問說:『是不是簽完就可以回家了?』我馬上堆起笑容轉頭輕聲說:『對啊!路上小心,掰掰!』
 
當下我有感覺到後面還在排隊的同事們,有一陣錯愕的fu。我完全都要人格分裂了。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時間來到星期一上班時間,大家似乎一直記得馬甲這件事情。走在公司的走廊上不免要被調侃一下,或是又有人跟我裝熟。
 
有次從廁所回來,遇到廠務的人,我不想理他,所以就安靜的走,然後後面就有另一個女同事大喊:『ㄟ…馬甲女王!』,我還是不理,然後她看我不理就說:『人家是害羞啦!』
 
幹!我只是不想回頭就罵髒話,我到底要害羞什麼?
 
又,一個PM的男同事跑去跟另一個男同事說:『哦…那個Rosa好敢哦!直接穿那樣去吃尾牙ㄟ,怎麼那麼敢啊!』 結果就被我一個女同事嗆,我是沒穿嗎?它不過就是個馬甲,到底有什麼大不了的?
 
當天快下班的時候,遇到那個業務〈女〉,她看到我就笑笑的說:『嘿嘿,我口袋裡面有妳穿馬甲的照片哦!』我沒理她就走了。
 
幹!那又怎麼樣?我是沒穿嗎?而且,幹!我跟妳很熟嗎?
 
當天晚上,一個女同事〈她老公在廠務〉從msn傳訊息給我問我怎麼心情不好,我大概講了一下尾牙的事情。包括掏錢出來這件事情,她說她老公跟她講說他們沒對我怎樣。然後就照一般程序的安慰,後來還說:『不要生氣啦!廠務那邊的人就是這樣,起碼他們比較直接,不像有些人都來陰的。』
 
我回說:『是啊!是很直接,連錢都可以掏出來了,當然直接!』
 
 
 
以上就是這一陣子發生的鳥事,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更慘會發生,但是其實我現在也不在意了,反正就是慘!更慘!非常慘!沒什麼不一樣。而且我現在想到這件事情,我還是他媽的覺得很幹!
 
幹!我不過就是穿了件馬甲去吃尾牙,也算是盛裝出席,為什麼會被搞的像酒店小姐?幹!那根本就是不喝茫了,那徹徹底底是羞辱!
按讚加入粉絲團

延伸閱讀

One comment
  1. 1

    這種鳥事你都能忍得住算修養很好呀!!!!
    看得我都想標髒話了
    啥鬼東西阿!!!!按~ 

    版主回覆:

    所以我只好在這裡發洩,讓幹聲四起~~~

    加一 在 新浪部落 於 2010/02/11 07:07 AM 回應 

    oh~god!!
    妳們公司的某些族群是還未開化嗎?
    好無聊兼幼稚!
    真的不過是件"衣服"
    廠務的那些男人是怎樣?!
    好好的尾牙被弄成這樣誰都會不爽
    只能說~大多數的人都是只有長年紀沒長腦袋!!

     

    版主回覆:

    我也覺得不過就是件馬甲
    真的有必要大驚小怪嗎?

    其實我只想娛樂我們部門的好同事
    跟其他部門沒關係啊~~~

    Kelly 在 新浪部落 於 2010/02/14 01:37 AM 回應 

    剛忘了提到~
    穿起來的效果還蠻好看的耶~
    果然比起那天妳拿來給我看差很多~哈哈

     

    版主回覆:

    我就說黑的比較好吧XDDD

    Kelly 在 新浪部落 於 2010/02/14 01:40 AM 回應 

    1

Comments are closed.